Swallowtail

愿你在某处,用你的歌声,震撼了谁的心灵。

ウヲアイニ (我愛你)

标题很奇怪是吧

那解释一下(

ウヲアイニ 的发音是中文的我爱你

为什么会突发奇想呢?!其实是看了花与爱丽丝这个电影,还有情书这部电影,所以才会写了这篇文

没有逻辑,请谅解(流下了不会写文的泪水.jpg







(一)    

      我一边漫不经心的翻开书的最后一页,一边将所剩无几的草莓酱抹在土司上。
      然后我有点惊奇的发现,书得最后一页,贴着一张平整却有点泛黄的便利贴,背后一面早就不黏了,我停下抹草莓酱的动作,小心的把它拿了下来。
      便利贴上的内容,是一句我怎么也串通不起意思来的话——“ウヲアイニ”。
      字迹像是他的,但我马上抹杀了这个想法。
      我开始回忆这本书的来源处,是我在搬家时从毕业相册与同学录和其他堆叠起来的教科书的箱子里找到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就这么莫名心安理得的收了起来,并不打算追究怎么来的。
      但现在,我觉得我不得不弄清它的来处,虽然一点都没线索。
      我又跑回房间拿出毕业相册,目光先是看到自己,又落在了他身上。
      他站的位置离我很远,但每次看相册的着眼顺序,都是这样,即便是多年后的我。
      其实我和他高中三年里都不算熟识,止步于同学,交流也甚少。但是我的朋友也是很多的,但奇怪的是我们总是扯不上干系,大概是一点缘分都没了吧。
      与他有关系的事,总是无关紧要的,我却记到了现在。
      第一次遇见他并不是在开学初,而是在中学二年级与朋友去公园野餐是遇见的。
      奇妙的人啊我觉得,他一个人吃完便当后发了一会呆,然后拿起相机拍起了照。他专注的神情让我深陷其中,我忽视了周围的事物,眼里与耳里充斥着他的模样与他时不时的细细私语。
       我突然感觉到了痛感,脑袋一转才发现是朋友在掐我的胳膊肉。
       “你在做白日梦吗???从刚才开始就不说话!”
      “啊?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回语,只能单薄的否定一句。
      然后我朋友说了一大堆我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话,我用余光看着他,时不时眼神飘忽的落在他身上。
      我朋友貌似说了什么戳中我笑点的话,我噗的一声就大笑了起来。
      收起嘴角的笑意我又看见他在专注的看着摄像机里的照片,是什么样的照片,有点在意

      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他若有所思的放下相机,头朝我偏了过来。
      “啊…对视了…”我的大脑没有及时做出正确的反应,而是感叹对视了这件似乎有些不好的发生。
      我又急忙避开视线装作在看风景,为了显得自然一点我又跟朋友说起了话,但是我甚至不知道我当时组织了什么样的语言。
      我别扭的打了个哈欠,试探着把眼神抛到他身上。
      落了个空,他走了。
      叹了口气,我耷拉着脑袋失落了好几会。
      第一次遇见他的记忆,就到这里了。
     

(二)

      后来见到他,就是高一的开学了。
      我被分在了五班,由于前一天没睡好的缘故,撑着沉重的眼皮听着有些枯燥的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是中岛裕翔,是××中学的毕业生,兴趣是…摄影和架子鼓。”
      我突然有些好奇的抬起了头,意料之外的人。
      我把头侧着窝在胳膊里,看着坐在窗边的他,觉得这个时刻世界格外的温暖。
      我没有鼓起勇气跟他打招呼,而是偏偏避开了他交往的圈子,却又在他在场合故意的夸张,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他好像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三)

      其实我对他的事情也不是多么的了解,但总是在旁观者的我似乎比他亲近的人更明眼。
      我总是在想,这么优秀的他肯定也有一个理想的女朋友。但是这高中三年他倒是一点都不对这些事上心。
      我把年少时的所有怦然心动、朝思暮想、欢喜之情都给了他。
      说我没有过苦涩酸楚之情,是不可能的。
      之前也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只是从未有过那么死拽着不放的无奈感。
      我可以有时候放一放,但是自觉的又会把这种感情拾起来再努力一把。
      没有做出什么很明显的行动,虽然心里已经呐喊过无数次。
      会是旁人觉得晦涩的感情。
      学校大扫除的时候,我总是和他分在一组,打扫美术室。
      大扫除的时候总是在夏季与秋季暧昧分不清的时候,所以总是会热了之后脱了外套,把衬衫的袖子卷起到手肘。
      然后我就会稍作休息的趴在桌面上眯着眼看他细心的清洗。
      再随意的抬头望着窗外的天,正是落日若隐若现的时候,光辉还残留了些许,周围的色调比平时柔和了些许,天空是有些泛黄,却还有蓝色的痕迹,与被光染上所显得淡粉的云交汇。
      他也从来不责怪我偷懒,很温柔。
      就算是一起值日打扫,我和他的话也很少。原因令人费解,也会因猜测而感到难过。
      人的感情真是复杂啊,第一次这么深切的感受到。
      我一点都不打算告诉他我想和你漫步街道,想和你彻夜长谈,想和你相拥而眠,想和你共度余生,还有,我爱你。
     

(四)

      他送过我一件礼物,是很普通的围巾。
      我从未在有他的场合带过,只不过是怕自己露出什么端倪。但其实我也常常在他不在的时候带着,围巾也总是温暖的多。
       高二的时候,我叫了朋友来家里庆生,也有犹豫过要不要叫他,但疏于并不熟络,我没有邀请他。
      我悠闲的站在车站,等待着朋友的到来。
      本还是懒散样子的我,绷着了张脸。
      “哟山田君!”他穿着蓝灰格子的风衣,里面是白衬衫。
      尽管大衣到了小腿,还是遮掩不住他的高挑。
      “欸?中岛君?!”我无法做出正确的分析,只得惊讶。
      “啊偶然在电车上碰到,问我们去哪里,然后就顺带着过来了,没事吧?”知念从中岛的身后钻出。
      “嗯…没事,那走吧?”我缓过神来,带他们走到家。
      这么说起来我很少见到他私服呢,很好看呢。
      庆生的时候,人很多,我也不至于和他接不上话,所以意外的没有那么紧张。
      许愿时,我偷瞄了一眼他,好像对视了,但是这么暗,没事吧。
      到了给礼物的时候,他拿出可爱的包装袋,我偷笑了一下。
      “给,生日礼物!”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元气。
      “谢谢!”我接过礼物,对包装袋里的好奇比其他的重的多。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我才躲进房间里打开包装袋。我有些疑惑的拿出围巾,他为什么要在将近夏季的时候送我围巾?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人。
     

(五)

      高三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升学考试,而他却玩了一出失踪,搞得我心神不宁,恨不得把课都翘了去把他找回来。
      我一个人在美术室值日,突然传来敲门声,我心一惊,所有的恐怖画面都脑补过了,还是壮着胆开了门。
      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把我扑倒在地,还反应不过来到底是谁,他便更用力的抱紧了。
      我微微的转了一下头,是中岛。
      “怎么了吗?…”免不了惊讶,但想他失踪,肯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就没有再用惊讶的语气。
      他没吭声,摇了摇头。我缓缓的覆上他的背,轻轻的拍了拍。
      在那之后第二天,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别人问他,他也只是笑笑。
      我们的关系也一如既往。
      现在也会经常想,如果当时问了什么会不会更好一点,但他好像也不会给我机会靠近。
     

(六)

      毕业的时候,大家嚎啕大哭。
      只有他默默的一个人拿起相机拍了大家,大家还说他为什么要拍这么狰狞的哭样。他说这才有纪念意义。
      我听着班级里的人名字一个个过去,也一个个走上台领了毕业书。念到他名字时格外的清晰,也让我深切的意识到要毕业了这件事。
      那个瞬间我想起了许多事情,就像走马灯一样,说起来像是一段暗恋的不疾而终。
      名字念完了,我在回头看他,刘海好像剪了,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好像我还是会把头趴在胳膊肘,眯着眼偷看他。
      那天我们去了ktv,他们又开始哭,我也被感染,而他也绷不住,一声不吭的抹眼泪。
      回去的时候,发现毕业书没带来,我跑回学校,坐在位子上发了好久呆,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时发现已经傍晚了,我一股劲的把抽屉里的东西收进包里。
      到家时,把毕业照好好的保存在了相册里,也准备,把他的事情也好好的保存不提及。
     

(七)
    
      毕业快七年了,我准备回学校看看。
      没想到老师很快就认出我了,老师问了很多我的近况。
      “那个…你就是山田凉介吗?”一个女高中生走到我面前,不远处还有几个女生。
      “是…怎么了吗?”
      那女孩激动的转过头买那几个女生议论着些什么。
      “你在这等等!!”那个女生急匆匆跑进教室。
      “啊我还有点事,你自己再慢慢参观。”老师还得回去处理事,我一个人木讷的站在楼道。
      那个女生拿着张信纸,冲过来给了我。
      我没有头绪的接过纸,发现和他的字迹一样,我有些定不下心。
      他这样写道:敬启  山田凉介君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要给你写信,还给你写了张奇怪的纸条,不过如果直接用日语告诉你,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我用了比较奇怪的方式。
          你可能会不明白我写的是什么吧。
          或许直接告诉ウヲアイニ的意思更能体现我的情感,但是其实我一点都不擅长表达。
          你能够明白的话就太好了,要不然我可能会孤独终老吧(笑)。
                                      
                                                 by:中岛裕翔

      我更摸不着头脑了,这个人到底想说什么。
      那个女生看我懵了的样子非常不满足的样子,她接着又告诉我:“ウヲアイニ的意思啊,是我爱你啊!”
      我的大脑短路了,心里的感受并没有那么多的喜悦,更多的是酸楚与不知名的放松。
      我把纸叠了起来,故作淡定的收进口袋里,又装作无所谓的摸了摸眼泪,抬头发现女孩们正笑嘻嘻的议论着。
      我没有说句话的就走出了学校,突然想起现在围着的围巾是与他送的相似的,哭的更凶了。
      原来我辛辛苦苦的放下他,是可以随时捡起的。
      突然发现我不是不想说我爱他,而是欠缺一个回应。
      像是从来得不到赞扬的孩子得到了赞扬之后的喜悦与不安。不如说一点都没有真实感,确定了好几遍,我才接受了这个对我有些过于沉重的喜悦。
     

(八)

      我问到了他的联系方式,犹豫的播了他的电话。
      和他进行了生硬的对话,把他约出来了,在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公园。
      我早到了好久,让然后偷偷在约定会和场地的斜后方,看他的等待。
      他好像又长高了一点,穿着驼色的大衣,高领是白色的,牛仔裤的颜色很淡。发色有了变化,是不太明显的栗色,但到了阳光第一次就格外的显眼。
      他好像等的有点无聊了,拿出了相机到处拍周围的景色,就像我第一次见他一样,依旧是个奇妙的人,我也依旧动心不已。
      我轻手轻脚走了过去,他没注意。
      靠近他的耳边,淡淡的说了一句:“ウヲアイニ。”
      “发音并不标准动听,但是传达到了吧?”
      他有些发愣的转过头看着我,问我刚刚说了什么。
      我低头笑了笑,再踮起脚对着
他的耳边大声说了句ウヲアイニ。
      “嗯…传达到了…”他努力的点头。
      我深吸一口气,退后了几步,然后冲过去抱住了他。
      我从包里拿出那张泛黄的便利贴和那本书,对照着他的字迹再在另一张洁白便利贴上写了ウヲアイニ,把两张便利贴夹在了书的最后一页,递给了他。

(九)
     我惊奇的发觉,原来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拍了我与朋友交谈时样子。
      生日的时候,他在电车上拍了在车站等待的我的样子
      毕业那天,他拍了好多张嚎啕大哭的我的样子。
     
(十) 
      我把头侧着窝在胳膊里,看着坐在窗边的他,他的手在键盘上跃动着。
      傍晚的阳光并不刺眼,格外的柔和。
      他转过头,朝我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个冬天大概是不会那么寒冷了。











谢谢您的观看!!

关于我上一篇的后续…emmmmm,那可能会一拖再拖…(别打我)

这篇文写完很久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发emmmmm

再次谢谢您的观看!♡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