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tail

愿你在某处,用你的歌声,震撼了谁的心灵。

[岛凉情人节产粮活动] 广岛的樱花


                                   广岛的樱花


  一时兴起去了探广岛,遇到了好些年没见的他。
  我问他来干什么,他说,听说广岛的樱花也很美,希望有天可以一个人来看看。
  我低头思索一下,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1.
  直到十八岁为止,我都一直住在那个小区,周围的邻居也都是一样,安定。

  而要论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隔壁的中岛家。

  说是中岛家,其实最在意的是家里的长子中岛裕翔。

  他在我九岁的时候搬来,没想到见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打招呼,而是突兀的拿起相机咔嚓咔嚓的拍我,拍完了还露出得意阳光的笑容。

  本来是想赖着性子就这么冲上去说他几句,他却先跑过来问我:“你很可爱!能和我做朋友吗?!”说着还抓起我的双手,用小动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我被盯得脸颊发热,木讷的点点头。

  那时候他好像还跟我差不多高,没想到高中了就突然拔高那么多,让一直在他身边的我都有些不适应。

  不知不觉的我都需要抬头仰视他了。

2.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这点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这么断定了。

  他给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是昆虫图案的草莓味蛋糕。

  他到底是以一种什么心态会在草莓味的蛋糕上画昆虫的呢?果然是一个有趣的人。

  本来是不打算吃的,但是他又告诉我这个昆虫是他画的。我嘟着嘴看了他一眼,十分不情愿的拿起了叉子,大口的把蛋糕往嘴里塞,又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他露出了第一次见到我时的笑脸,我也悄悄的低头笑了。

  那个蛋糕没有因为画了昆虫而变得有奇怪的味道,反而似乎比我之前吃的蛋糕美味多了。

3.
  想必他是一个认真重感情的人。

  记得为了送别一个老邻居,他拍了一百种不同花色的蝴蝶。

  那位老奶奶在这里住了四十几年了,说是儿子要把她接过去一起住,就告别了这里。

  他问老奶奶想要什么送别礼物吗,老奶奶想了想,说我想要一本相册,里面是一百种不同花色的蝴蝶。说完老奶奶笑着摸了他的头。

  他却一脸热血的拿起相机,跑去拍了。老奶奶都来不及说是开玩笑的。

  我站在旁边默默的望着他奔跑的背影。

  已经是五六点了,可夏天的太阳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落下的,我趴在阳台懒洋洋吹着傍晚的凉风,时不时观望他有没有回来。

  “yama酱!!我回来了!!!”他使劲的向我挥手,我发现他的衣服沾了泥土,也不知道他去哪里拍的。

  “啊…欢迎回来,你去哪里了?” 

  “啊?你说什么?听不见!”想想他在楼下,听不见也正常,我就跑下楼了。

  “衣服这么脏,去哪里了。”我一副老母亲的口气问他。

  “后山!很幸运的是蝴蝶很多!”他指了指我们家后面的小山,又把相机掏出来给我看。

  我接过相机,数了过去,真的有一百张,花色不同的蝴蝶。

  他拍得每张角度都不同,不会让人觉得看多了会枯燥,我才反应过来他才十一岁啊,真是个器用的人。

  他突然抓起我的手,跑向了老奶奶的家。

  好像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比我高了那么一点,觉得他的肩背的话,会很好靠。
  

4.
  春日,到处都散发着樱花的气氛,漫山醉得不省人事。

  他想带我去后山看樱花,可我想樱花那么多,为什么要去那偏僻的后山看。我问他,他也不回答,仿佛是在藏掖着什么好话来着,最后还是跟着他去看了。

  其实那是我第一次去后山,上去的楼梯已经生锈,杂草几乎要湮没了整个阶层,我扶着栏臂,探了几眼周围花草,他却拽着我的帽子让我注意安全,然后伸出就他的手,示意让我牵着,我犹豫了几秒,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楼梯,着实的走过的话,也就只需要削一颗苹果的时间,不过楼梯看起来就像缱绻绵长的苹果皮一样。

  从未见过后山开的樱花的我,有点怔住了。

  那里的樱花树好老了,延伸出来的树枝上挂了些牌子,稍稍踮起脚尖,我拿下了一牌来看。

  “听说广岛的樱花也很美,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去看看。”——兔子先生

  这块牌子似乎比其他的新,署名真可爱呢。

  这里早春的樱花,没有散落满地的多情,也没有满是花香的春风扑面。

  有的是吸入的空气里时不时会夹杂的花香,是还在枝头微微绽放的花儿,颜色淡淡粉粉的。

  “yama酱。”他轻轻的叫了我一声。

  “嗯?”

  “漂亮吗?”

  “很漂亮。”说着不禁的笑了。

  他没应我,只听见咔嚓的一声,我就知道他又在拍照。

  我找了个空地坐下,看着他专注拍照的神情。

  我想要看他拍得,他却不给我,乘着他一个不注意,我抢了过来。

  一张一张的看过去,明明拍得很好看,为什么不给我看,然后看到了我的侧脸。

  我愣了下,耳朵不自觉的红了。

  然后一股气的把相机塞还到他手机,说我们回家吧。

  那天回家好像是就说了句拜拜。

  其实到家后我还偷乐了好几会儿。

5.
  后来我们升到了同一个高中,但也没有好运到在同一个班。

  高中嘛,就算是男生也难免会有关于心仪的对象问题。神木用胳膊肘戳了一下我的肚子,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欸…”我困惑的皱起了眉,抬头看了眼中岛,他正在专注的吃着便当,然后我叹了声气。

  “那…有点在意的女孩子有吗?”神木还在追问。

  “…志田穗美。”我随便说了个同班同学的名字。

  中岛抬头看了一下我,又继续低头吃便当,我第一次觉得他是这么沉默的人。

  “唉~你喜欢这种类型嘛?!”神木拍了拍我的肩,笑了起来。

  神木又开始孜孜不倦的问我问题,我只能心不在焉的边应付回答边用余光看他的神情。

6.
  不知道青梅竹马对他会是一种什么定义,如果是青梅他会不会理所当然的喜欢上。

  我记得高中的最后一次文化祭,他去了海边取材,说是要在班级里要他展示一下他的作品,要有夏天的气息的。

  他硬是拖着我就过来了,虽然不是不喜欢海边,但我是个旱鸭子。

  傍晚时分的落日和大海的交合会很美呢,也不会有很多人,所以我也想到了他会到傍晚才来拍。这么说着,好像是我对他了如指掌一样。

  他光着脚在有着暖暖余温的沙子上摩梭,缓缓的走动,时不时停下脚步拿起相机拍下他认为美的画面。

  我坐在沙滩上,没有事情可做,就看着他。
  在不远处好像有个老爷爷站在海边,眺望着,好像眺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拿着有些破损的收音机,放着七八十世纪的老情歌。

  手上突然有了冰冷的水滴,我以为是海浪溅的,没想到眼眶里也会有。

  怎么擦也擦不完,便庆幸着他不会回头。

7.
  毕业那年,我也搬家了。

  本来想着毕业了,即使去了大学,放假还是可以一起回来的,可是他搬走了。

  我就也都什么不管了,大二的时候去了法国留学。

  也不是说毕业后了就没怎么联系,毕竟是十几年的朋友,有时候也会打电话问候。

  不过最近几年,是没逢年过节都不联系的了。

  今年刚好留学回来了,本想打电话通知一下他,可打开通讯录,怎么也按不下拨打键了,不知道是生疏了还是怎么了。

  下了飞机,转坐地铁,最后又上了电车,搞得我有点头晕。

  下了电车,走上熟悉的坡道。

  正值春季,坡道上种了些樱花树,樱花的味道可能会比从前更浓些,又好像以前就是这样的。

  到了他家门口的时候,我好奇的向里头端望了几下,好像新住进了一户人家。

  “我回来了~”

  “啊啦roysuke!”妈妈从厨房探出头,便急忙把我的行李放下了。

  “是不是瘦了啊。”她摸摸我的脸蛋,果然母亲都喜欢瞎操心,不过好像是母亲更瘦了。

  “没有啦,别担心~”

  在家里闲了两天,就去了后山散步。

8.
  后山的樱花和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只不过那块牌子已经旧了很多。

  我又拿下来看了,打算去一趟广岛吧。

  坐得早上七点的车,下午两点到了,第一次来广岛,还来得突然,也没有认识的人在这里,所以一开始下车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先去哪里,就去买了杯可乐。
  然后寻找实现订好旅馆,把不太多的行李放置好,休息一小会儿。
  懒趴趴的在床上搜索广岛的旅游景点。
  四点的时候我去街上小逛了一下,走进了一家点心店买了草莓大福,然后坐进了就在附近的咖啡店。
  对面的奶茶店好像坐了一位身形与他有些相似的男子,不过我没有断定就是他,毕竟这是多小的几率啊。
  悠闲地坐到了五点半,回到了酒店,随意的吃了晚饭,很早的洗漱了一下,就睡了。
  然后回想了一下奶茶店的男子,似乎带着相机。
  睡不着了,我想。

9.
  早晨八点半左右,我终于被七点开始间歇的闹钟叫醒,其实只是我睡够了。
  简单的吃了早餐,我就步行到了附近的公交等车。
  公交站有一对高中生情侣。
  “你说摄影重要还是我重要?!!”女友戳着男友的脸说。
  “啊…这个…我喜欢摄影,但我更喜欢照相机下的你啊~”男生轻轻的拿下女友的手,然后握住了。
  这时我的车来了,虽然很想看后续,但我的主要目的不是看高中生们少女漫画般的谈恋爱。
  话说我好像曾经也有问过他类似的话,不过他的回答可没有那么浪漫,所以我早就忘了回答。
  我到了缩景园,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过为了不迷路手里拿着地图。
  走到了一片樱花林,心想着,广岛的樱花,的确很美。
  我坐在了那里的亭子里,就看着。
 

10.
  咔嚓咔嚓,虽然声音不大,不过的确是与这之前的静谧有些不相符。
  我转头过去看,四目对视,我居然有点慌了阵脚。
  不过这个人真是,这么多年没见,看到我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打招呼而是拍我。
  虽然这么抱怨着,但是其实我很喜欢。
  “欸嘿?”他像初次见面时那样笑着。
  “欸嘿什么啊笨蛋!”我伸手拍了他的脑袋,然后笑了起来。
  “你来广岛干什么啊?”我问他。
  “哦~我听说广岛的樱花也很美,希望可以一个人来看看。”他低头朝着我微笑。
  不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孤寂的眼神。
  “啊,我也是听说了广岛的樱花很美来的!打扰了你一个人来的计划可真是抱歉啊~”我拍了拍他的胸口。
  “广岛的樱花真的很美呢。”他坐在了我的旁边说。
  “嗯。”
  “呐,虽然很突然啊,你说…摄影和我哪个更重要?”我想起了那对高中生情侣的对话,一时兴起的问了他。
  “欸?!嗯…我喜欢摄影,但是…”我以为他会说他不喜欢我。
  “但是我爱yama酱啊~”
  骗人,其实我没有忘记那个时候我问他的答案,他说了同样的话,可是他后来又说,开玩笑的。
  我想着他这次会不会又加上同样的后缀。
  可是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等到这句话,我开始意识到我得说些什么。
  “刚才的是…开玩笑?”
  “刚刚兔子先生在心里想,终于和yama酱去广岛看了樱花,很开心。”他突然挺直了腰背,眼神让我耳朵发热。
  “兔子先生是…?”我低头,有意的避开他的眼神。
  “是我哦…”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
  突兀的风吹来了,樱花也落了,我开始意识到已经不是早春了。
  吹得我有点冷,我把手伸进他的驼色大衣里,抱住了他。
  “嗯…既然兔子先生的愿望实现了,那帮我实现一个吧,浣熊先生听说和喜欢的人谈恋爱是件很美好事情,希望和yutti谈一谈。”
  他的双手覆上我的脸颊说:“明白了。”
 

11.
  春天来了,樱花在我身边绽放,你向我走来。
  春天过去了,樱花从我身边散落,你却留在原地,留在我心里。
 
 
 

------------------------

我没去过广岛所以风景我瞎写的!!
垃圾小学生文笔谢谢你们观看!!!
万分之一的概率的话,我会写一篇yuto视角的(大概)
最后祝岛凉过一个性福的情人节(🚬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