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tail

愿你在某处,用你的歌声,震撼了谁的心灵。

koi


    我一直觉得恋爱并不是件好事
    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长情。
    可能是因为自己总是开着玩笑,充当活跃气氛的角色。
    但是从前的我,并没有这么经得起玩笑,也没有这么有趣。总是一副认真的样子,对待谁都是,即使是我最喜欢他。
    转变的契机有很多因素,但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他。
    虽然当我转变了以后,他还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讨厌我的。
    所以我也讨厌他了,甚至对外宣称过,我讨厌他。
    可是我无法自控的注意力,意识到的时候我的目光总是落在他的身上。
    大概是他在知念的生日上直言不讳的说我讨厌你这句话,也可能是因为他唱sd时会用可爱的上目线看着他,或者是他后来总喜欢约我玩游戏,又或许他会在我留宿的第二个早晨给我做味增汤。
    每次想到这些时,我都会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逃不走,从他的身边。
    现在的我们没有从前的冰山,但也回不去刚出道时的热情。
    他有他的闺蜜组,我有我生活圈子,再偶尔有些亲密的交集,这大概就是我们的现状。
    说到和解的那一天,其实是我一点都没有预料到的,更没有预料到在那以后,我们会回不到从前的样子。
    但是好像到了去年,会比之前好了那么一些。
    虽然他上次在采访依旧对外说我是对手。而我却说他是“恋人”。
    我挺想去问问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对手设定,只不过碍于有好多没有说的话,也就没有说。
    我依旧无法形容当他超越了我之后我的心境,没有嫉妒,只是我会纠结。
    不是说他会不会一直想要超越我,而不是并肩走。
    当我站在后排看着他耀眼的背影的时候,。
    所以为了让身高高挑而站在旁边或后排的自己显眼一些,我开始当起了模特。
    开始开拓各种兴趣爱好,让自己充实一些。
    让我觉得心愉,现在我可以跟他共同踏步。
    我喜欢山田这件事,没有人知道,门把也不会这么想,山田更是。
    所以当初我为什么选择了不主动和好,而是随波逐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吧。
    关系缓解之后的我,松了口气。所以即便是这样,我也会在con上活动中做一些亲密的动作。
    我对自己最大的认可,是对喜欢的东西的执着,架子鼓、摄影,和长达十年的单相思。
    要是深究算起来的话,可能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
   他们都说狮子座喜欢一个人会很大胆,会坦白一切。
   这些在我身上可能看不到一点踪迹。
   在山田家留宿的时候,我觉得我一点都不自然,虽然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可我硬是死皮赖脸的呆了好几天。
    觉得自己可能再没机会感受居家的山田,便什么也没管了。
    “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话,我会迷上山酱哦!”
    那时候的我是这么说的,很遗憾的告诉那时候的自己,身为男孩子,你也很喜欢山田。
    说到底,身为杰尼斯的偶像喜欢上同事就很糟糕了。
    想到这里,我才反应回来,电视剧已经播完,也没管剧情怎样,就下了楼,坐上车子去工作了。
    今天也还是开con,环节也和昨天的差不多。
     结束后,门把九个人都聚在一起吃饭了,也不知道是错了那根筋,我灌了好多酒。
    门把看我脸色那么不待见,就没说话,况且明天也休息。
    我就一直喝,也不知道灌了多少瓶
    半梦半醒,我坐在车上,快要到酒店了。
    旁边坐的是山田,虽然看得不真切,但这香水味确实是他。
    因为我和山田在一个房间,所以他把我抬回了房间。
    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醒来时,山田已经洗完澡,打算拿起手机打游戏了。
    我缓缓的坐了起来,他歪过头,看着我。
   “啊…要不要喝杯水醒醒酒?”他的语调很是温柔。
    我喜欢他的声音…
    “嗯…”我木讷的回复了他一句,看着他与我对视的眼睛,很漂亮。
    我喜欢他的眼睛…
    他放下了手机,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温热的水。
    他又缓缓的走近我,一点一点的放大的身影,像是在刺痛着我因为酒喝多而有些灼痛的喉咙。
    我咽了口口水,更难受了。
    他把水递了过来,我想要伸手借过,可是我怎么也看不清那杯水的正确位置,回过神来时,我碰到的果然不是水,而是他握着水杯的手。
    “欸?”他的手抖了一下。
    我没有作答,而是依旧握住他的手,将他靠近,直到只能看见他的脸时,我又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嘴唇。
    他的手慢慢松开,水杯被打破了,我没有在意,又将手伸进他五指之间的缝隙,握紧了。
    大概持续了只有十几秒,我离开他的唇,松开了他的手。
    “欸?!!!”
    “对不起…我大概是酒喝多了…”我想装傻,糊弄过去。
   他没有回答我,头低了下来,像是很用力的样子握紧了拳头。
    “笨蛋…你又想糊弄我吗?”他依旧没有抬头,但我清楚的知道他哭了。
    在慌乱中我不知道回答什么,想要拭去他的眼泪,却没有力气,无力而心乱。
    “一直都是这样啊…yutti总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con和活动上挑动我,之后又当做没什么…在我当了ace之后,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要总是这样好吗?…”他哭的更凶了。
    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在他面前,什么话都只会显得苍白。
    我不明白山田的想法,他可能只是想控诉我的不好。
    我也不敢想山田是不是喜欢我。
    所以我选择了赌一把,我抱住了他,又摸了摸他的头。
    “因为…喜欢啊…对山田桑,一直都是。”
    他的哭声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抽泣。
    他没有推开我,而是搂着我的脖子大哭,也没有说话。
    我觉得我的左肩的衣服已经全湿了,他慢慢抬起头,靠近我的耳朵说了一句。
    “我也很喜欢中岛桑,一直都是。”用软糯的声音轻声的说着。
    “那可不可以继续叫我yutti啊,山田桑。”我笑了笑。
    “什么啊,明明是你先叫我山田桑的…”他的语气有些不满。
     “那…山酱?”
     “…笨蛋”他踢了我的脚。
     我又吻了下他,一次,两次…我觉得我并不是亲吻狂魔,我只是太喜欢山田凉介了而已。
     我一直觉得光是遇见山田凉介就花光了我的运气,没想到还剩了那么点。
     但是如果我一直不迈出这么一步,我也只能感叹自己走多么多么的长情。
     其实我和山田凉介都很犟,在一起会受伤,但就像《约会》里的那句台词一样:恋爱是个恐怖的东西,一旦陷进去,便是永无止境深不见底的沼泽。







































































































写完脑子一片空白,硬是憋了两个星期才写完,我…我写得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
看完觉得不舒服请打我(不是)
可能有些地方和现实有点出入,我的锅我的锅(
我觉得我的小学生文笔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就,嘻…嘻嘻嘻
  请…凑合看…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