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tail

愿你在某处,用你的歌声,震撼了谁的心灵。

唉…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
骂他也好,包容也好
但是我真的只想九个人都好好的,一个人都不少

ウヲアイニ (我愛你)

标题很奇怪是吧

那解释一下(

ウヲアイニ 的发音是中文的我爱你

为什么会突发奇想呢?!其实是看了花与爱丽丝这个电影,还有情书这部电影,所以才会写了这篇文

没有逻辑,请谅解(流下了不会写文的泪水.jpg







(一)    

      我一边漫不经心的翻开书的最后一页,一边将所剩无几的草莓酱抹在土司上。
      然后我有点惊奇的发现,书得最后一页,贴着一张平整却有点泛黄的便利贴,背后一面早就不黏了,我停下抹草莓酱的动作,小心的把它拿了下来。
      便利贴上的内容,是一句我怎么也串通不起意思来的话——“ウヲアイニ”。
      字迹像是他的,但我马上抹杀了这个想法。
      我开始回忆这本书的来源处,是我在搬家时从毕业相册与同学录和其他堆叠起来的教科书的箱子里找到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就这么莫名心安理得的收了起来,并不打算追究怎么来的。
      但现在,我觉得我不得不弄清它的来处,虽然一点都没线索。
      我又跑回房间拿出毕业相册,目光先是看到自己,又落在了他身上。
      他站的位置离我很远,但每次看相册的着眼顺序,都是这样,即便是多年后的我。
      其实我和他高中三年里都不算熟识,止步于同学,交流也甚少。但是我的朋友也是很多的,但奇怪的是我们总是扯不上干系,大概是一点缘分都没了吧。
      与他有关系的事,总是无关紧要的,我却记到了现在。
      第一次遇见他并不是在开学初,而是在中学二年级与朋友去公园野餐是遇见的。
      奇妙的人啊我觉得,他一个人吃完便当后发了一会呆,然后拿起相机拍起了照。他专注的神情让我深陷其中,我忽视了周围的事物,眼里与耳里充斥着他的模样与他时不时的细细私语。
       我突然感觉到了痛感,脑袋一转才发现是朋友在掐我的胳膊肉。
       “你在做白日梦吗???从刚才开始就不说话!”
      “啊?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回语,只能单薄的否定一句。
      然后我朋友说了一大堆我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话,我用余光看着他,时不时眼神飘忽的落在他身上。
      我朋友貌似说了什么戳中我笑点的话,我噗的一声就大笑了起来。
      收起嘴角的笑意我又看见他在专注的看着摄像机里的照片,是什么样的照片,有点在意

      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眼神,他若有所思的放下相机,头朝我偏了过来。
      “啊…对视了…”我的大脑没有及时做出正确的反应,而是感叹对视了这件似乎有些不好的发生。
      我又急忙避开视线装作在看风景,为了显得自然一点我又跟朋友说起了话,但是我甚至不知道我当时组织了什么样的语言。
      我别扭的打了个哈欠,试探着把眼神抛到他身上。
      落了个空,他走了。
      叹了口气,我耷拉着脑袋失落了好几会。
      第一次遇见他的记忆,就到这里了。
     

(二)

      后来见到他,就是高一的开学了。
      我被分在了五班,由于前一天没睡好的缘故,撑着沉重的眼皮听着有些枯燥的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是中岛裕翔,是××中学的毕业生,兴趣是…摄影和架子鼓。”
      我突然有些好奇的抬起了头,意料之外的人。
      我把头侧着窝在胳膊里,看着坐在窗边的他,觉得这个时刻世界格外的温暖。
      我没有鼓起勇气跟他打招呼,而是偏偏避开了他交往的圈子,却又在他在场合故意的夸张,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他好像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三)

      其实我对他的事情也不是多么的了解,但总是在旁观者的我似乎比他亲近的人更明眼。
      我总是在想,这么优秀的他肯定也有一个理想的女朋友。但是这高中三年他倒是一点都不对这些事上心。
      我把年少时的所有怦然心动、朝思暮想、欢喜之情都给了他。
      说我没有过苦涩酸楚之情,是不可能的。
      之前也不是没有喜欢的人,只是从未有过那么死拽着不放的无奈感。
      我可以有时候放一放,但是自觉的又会把这种感情拾起来再努力一把。
      没有做出什么很明显的行动,虽然心里已经呐喊过无数次。
      会是旁人觉得晦涩的感情。
      学校大扫除的时候,我总是和他分在一组,打扫美术室。
      大扫除的时候总是在夏季与秋季暧昧分不清的时候,所以总是会热了之后脱了外套,把衬衫的袖子卷起到手肘。
      然后我就会稍作休息的趴在桌面上眯着眼看他细心的清洗。
      再随意的抬头望着窗外的天,正是落日若隐若现的时候,光辉还残留了些许,周围的色调比平时柔和了些许,天空是有些泛黄,却还有蓝色的痕迹,与被光染上所显得淡粉的云交汇。
      他也从来不责怪我偷懒,很温柔。
      就算是一起值日打扫,我和他的话也很少。原因令人费解,也会因猜测而感到难过。
      人的感情真是复杂啊,第一次这么深切的感受到。
      我一点都不打算告诉他我想和你漫步街道,想和你彻夜长谈,想和你相拥而眠,想和你共度余生,还有,我爱你。
     

(四)

      他送过我一件礼物,是很普通的围巾。
      我从未在有他的场合带过,只不过是怕自己露出什么端倪。但其实我也常常在他不在的时候带着,围巾也总是温暖的多。
       高二的时候,我叫了朋友来家里庆生,也有犹豫过要不要叫他,但疏于并不熟络,我没有邀请他。
      我悠闲的站在车站,等待着朋友的到来。
      本还是懒散样子的我,绷着了张脸。
      “哟山田君!”他穿着蓝灰格子的风衣,里面是白衬衫。
      尽管大衣到了小腿,还是遮掩不住他的高挑。
      “欸?中岛君?!”我无法做出正确的分析,只得惊讶。
      “啊偶然在电车上碰到,问我们去哪里,然后就顺带着过来了,没事吧?”知念从中岛的身后钻出。
      “嗯…没事,那走吧?”我缓过神来,带他们走到家。
      这么说起来我很少见到他私服呢,很好看呢。
      庆生的时候,人很多,我也不至于和他接不上话,所以意外的没有那么紧张。
      许愿时,我偷瞄了一眼他,好像对视了,但是这么暗,没事吧。
      到了给礼物的时候,他拿出可爱的包装袋,我偷笑了一下。
      “给,生日礼物!”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元气。
      “谢谢!”我接过礼物,对包装袋里的好奇比其他的重的多。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我才躲进房间里打开包装袋。我有些疑惑的拿出围巾,他为什么要在将近夏季的时候送我围巾?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人。
     

(五)

      高三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升学考试,而他却玩了一出失踪,搞得我心神不宁,恨不得把课都翘了去把他找回来。
      我一个人在美术室值日,突然传来敲门声,我心一惊,所有的恐怖画面都脑补过了,还是壮着胆开了门。
      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把我扑倒在地,还反应不过来到底是谁,他便更用力的抱紧了。
      我微微的转了一下头,是中岛。
      “怎么了吗?…”免不了惊讶,但想他失踪,肯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就没有再用惊讶的语气。
      他没吭声,摇了摇头。我缓缓的覆上他的背,轻轻的拍了拍。
      在那之后第二天,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别人问他,他也只是笑笑。
      我们的关系也一如既往。
      现在也会经常想,如果当时问了什么会不会更好一点,但他好像也不会给我机会靠近。
     

(六)

      毕业的时候,大家嚎啕大哭。
      只有他默默的一个人拿起相机拍了大家,大家还说他为什么要拍这么狰狞的哭样。他说这才有纪念意义。
      我听着班级里的人名字一个个过去,也一个个走上台领了毕业书。念到他名字时格外的清晰,也让我深切的意识到要毕业了这件事。
      那个瞬间我想起了许多事情,就像走马灯一样,说起来像是一段暗恋的不疾而终。
      名字念完了,我在回头看他,刘海好像剪了,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好像我还是会把头趴在胳膊肘,眯着眼偷看他。
      那天我们去了ktv,他们又开始哭,我也被感染,而他也绷不住,一声不吭的抹眼泪。
      回去的时候,发现毕业书没带来,我跑回学校,坐在位子上发了好久呆,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时发现已经傍晚了,我一股劲的把抽屉里的东西收进包里。
      到家时,把毕业照好好的保存在了相册里,也准备,把他的事情也好好的保存不提及。
     

(七)
    
      毕业快七年了,我准备回学校看看。
      没想到老师很快就认出我了,老师问了很多我的近况。
      “那个…你就是山田凉介吗?”一个女高中生走到我面前,不远处还有几个女生。
      “是…怎么了吗?”
      那女孩激动的转过头买那几个女生议论着些什么。
      “你在这等等!!”那个女生急匆匆跑进教室。
      “啊我还有点事,你自己再慢慢参观。”老师还得回去处理事,我一个人木讷的站在楼道。
      那个女生拿着张信纸,冲过来给了我。
      我没有头绪的接过纸,发现和他的字迹一样,我有些定不下心。
      他这样写道:敬启  山田凉介君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要给你写信,还给你写了张奇怪的纸条,不过如果直接用日语告诉你,我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我用了比较奇怪的方式。
          你可能会不明白我写的是什么吧。
          或许直接告诉ウヲアイニ的意思更能体现我的情感,但是其实我一点都不擅长表达。
          你能够明白的话就太好了,要不然我可能会孤独终老吧(笑)。
                                      
                                                 by:中岛裕翔

      我更摸不着头脑了,这个人到底想说什么。
      那个女生看我懵了的样子非常不满足的样子,她接着又告诉我:“ウヲアイニ的意思啊,是我爱你啊!”
      我的大脑短路了,心里的感受并没有那么多的喜悦,更多的是酸楚与不知名的放松。
      我把纸叠了起来,故作淡定的收进口袋里,又装作无所谓的摸了摸眼泪,抬头发现女孩们正笑嘻嘻的议论着。
      我没有说句话的就走出了学校,突然想起现在围着的围巾是与他送的相似的,哭的更凶了。
      原来我辛辛苦苦的放下他,是可以随时捡起的。
      突然发现我不是不想说我爱他,而是欠缺一个回应。
      像是从来得不到赞扬的孩子得到了赞扬之后的喜悦与不安。不如说一点都没有真实感,确定了好几遍,我才接受了这个对我有些过于沉重的喜悦。
     

(八)

      我问到了他的联系方式,犹豫的播了他的电话。
      和他进行了生硬的对话,把他约出来了,在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公园。
      我早到了好久,让然后偷偷在约定会和场地的斜后方,看他的等待。
      他好像又长高了一点,穿着驼色的大衣,高领是白色的,牛仔裤的颜色很淡。发色有了变化,是不太明显的栗色,但到了阳光第一次就格外的显眼。
      他好像等的有点无聊了,拿出了相机到处拍周围的景色,就像我第一次见他一样,依旧是个奇妙的人,我也依旧动心不已。
      我轻手轻脚走了过去,他没注意。
      靠近他的耳边,淡淡的说了一句:“ウヲアイニ。”
      “发音并不标准动听,但是传达到了吧?”
      他有些发愣的转过头看着我,问我刚刚说了什么。
      我低头笑了笑,再踮起脚对着
他的耳边大声说了句ウヲアイニ。
      “嗯…传达到了…”他努力的点头。
      我深吸一口气,退后了几步,然后冲过去抱住了他。
      我从包里拿出那张泛黄的便利贴和那本书,对照着他的字迹再在另一张洁白便利贴上写了ウヲアイニ,把两张便利贴夹在了书的最后一页,递给了他。

(九)
     我惊奇的发觉,原来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拍了我与朋友交谈时样子。
      生日的时候,他在电车上拍了在车站等待的我的样子
      毕业那天,他拍了好多张嚎啕大哭的我的样子。
     
(十) 
      我把头侧着窝在胳膊里,看着坐在窗边的他,他的手在键盘上跃动着。
      傍晚的阳光并不刺眼,格外的柔和。
      他转过头,朝我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个冬天大概是不会那么寒冷了。











谢谢您的观看!!

关于我上一篇的后续…emmmmm,那可能会一拖再拖…(别打我)

这篇文写完很久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发emmmmm

再次谢谢您的观看!♡











     

     
     
     
     

     
     
     
     
     

[岛凉情人节产粮活动] 广岛的樱花


                                   广岛的樱花


  一时兴起去了探广岛,遇到了好些年没见的他。
  我问他来干什么,他说,听说广岛的樱花也很美,希望有天可以一个人来看看。
  我低头思索一下,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1.
  直到十八岁为止,我都一直住在那个小区,周围的邻居也都是一样,安定。

  而要论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隔壁的中岛家。

  说是中岛家,其实最在意的是家里的长子中岛裕翔。

  他在我九岁的时候搬来,没想到见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打招呼,而是突兀的拿起相机咔嚓咔嚓的拍我,拍完了还露出得意阳光的笑容。

  本来是想赖着性子就这么冲上去说他几句,他却先跑过来问我:“你很可爱!能和我做朋友吗?!”说着还抓起我的双手,用小动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我被盯得脸颊发热,木讷的点点头。

  那时候他好像还跟我差不多高,没想到高中了就突然拔高那么多,让一直在他身边的我都有些不适应。

  不知不觉的我都需要抬头仰视他了。

2.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这点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这么断定了。

  他给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是昆虫图案的草莓味蛋糕。

  他到底是以一种什么心态会在草莓味的蛋糕上画昆虫的呢?果然是一个有趣的人。

  本来是不打算吃的,但是他又告诉我这个昆虫是他画的。我嘟着嘴看了他一眼,十分不情愿的拿起了叉子,大口的把蛋糕往嘴里塞,又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瞧见他露出了第一次见到我时的笑脸,我也悄悄的低头笑了。

  那个蛋糕没有因为画了昆虫而变得有奇怪的味道,反而似乎比我之前吃的蛋糕美味多了。

3.
  想必他是一个认真重感情的人。

  记得为了送别一个老邻居,他拍了一百种不同花色的蝴蝶。

  那位老奶奶在这里住了四十几年了,说是儿子要把她接过去一起住,就告别了这里。

  他问老奶奶想要什么送别礼物吗,老奶奶想了想,说我想要一本相册,里面是一百种不同花色的蝴蝶。说完老奶奶笑着摸了他的头。

  他却一脸热血的拿起相机,跑去拍了。老奶奶都来不及说是开玩笑的。

  我站在旁边默默的望着他奔跑的背影。

  已经是五六点了,可夏天的太阳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落下的,我趴在阳台懒洋洋吹着傍晚的凉风,时不时观望他有没有回来。

  “yama酱!!我回来了!!!”他使劲的向我挥手,我发现他的衣服沾了泥土,也不知道他去哪里拍的。

  “啊…欢迎回来,你去哪里了?” 

  “啊?你说什么?听不见!”想想他在楼下,听不见也正常,我就跑下楼了。

  “衣服这么脏,去哪里了。”我一副老母亲的口气问他。

  “后山!很幸运的是蝴蝶很多!”他指了指我们家后面的小山,又把相机掏出来给我看。

  我接过相机,数了过去,真的有一百张,花色不同的蝴蝶。

  他拍得每张角度都不同,不会让人觉得看多了会枯燥,我才反应过来他才十一岁啊,真是个器用的人。

  他突然抓起我的手,跑向了老奶奶的家。

  好像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比我高了那么一点,觉得他的肩背的话,会很好靠。
  

4.
  春日,到处都散发着樱花的气氛,漫山醉得不省人事。

  他想带我去后山看樱花,可我想樱花那么多,为什么要去那偏僻的后山看。我问他,他也不回答,仿佛是在藏掖着什么好话来着,最后还是跟着他去看了。

  其实那是我第一次去后山,上去的楼梯已经生锈,杂草几乎要湮没了整个阶层,我扶着栏臂,探了几眼周围花草,他却拽着我的帽子让我注意安全,然后伸出就他的手,示意让我牵着,我犹豫了几秒,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楼梯,着实的走过的话,也就只需要削一颗苹果的时间,不过楼梯看起来就像缱绻绵长的苹果皮一样。

  从未见过后山开的樱花的我,有点怔住了。

  那里的樱花树好老了,延伸出来的树枝上挂了些牌子,稍稍踮起脚尖,我拿下了一牌来看。

  “听说广岛的樱花也很美,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去看看。”——兔子先生

  这块牌子似乎比其他的新,署名真可爱呢。

  这里早春的樱花,没有散落满地的多情,也没有满是花香的春风扑面。

  有的是吸入的空气里时不时会夹杂的花香,是还在枝头微微绽放的花儿,颜色淡淡粉粉的。

  “yama酱。”他轻轻的叫了我一声。

  “嗯?”

  “漂亮吗?”

  “很漂亮。”说着不禁的笑了。

  他没应我,只听见咔嚓的一声,我就知道他又在拍照。

  我找了个空地坐下,看着他专注拍照的神情。

  我想要看他拍得,他却不给我,乘着他一个不注意,我抢了过来。

  一张一张的看过去,明明拍得很好看,为什么不给我看,然后看到了我的侧脸。

  我愣了下,耳朵不自觉的红了。

  然后一股气的把相机塞还到他手机,说我们回家吧。

  那天回家好像是就说了句拜拜。

  其实到家后我还偷乐了好几会儿。

5.
  后来我们升到了同一个高中,但也没有好运到在同一个班。

  高中嘛,就算是男生也难免会有关于心仪的对象问题。神木用胳膊肘戳了一下我的肚子,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欸…”我困惑的皱起了眉,抬头看了眼中岛,他正在专注的吃着便当,然后我叹了声气。

  “那…有点在意的女孩子有吗?”神木还在追问。

  “…志田穗美。”我随便说了个同班同学的名字。

  中岛抬头看了一下我,又继续低头吃便当,我第一次觉得他是这么沉默的人。

  “唉~你喜欢这种类型嘛?!”神木拍了拍我的肩,笑了起来。

  神木又开始孜孜不倦的问我问题,我只能心不在焉的边应付回答边用余光看他的神情。

6.
  不知道青梅竹马对他会是一种什么定义,如果是青梅他会不会理所当然的喜欢上。

  我记得高中的最后一次文化祭,他去了海边取材,说是要在班级里要他展示一下他的作品,要有夏天的气息的。

  他硬是拖着我就过来了,虽然不是不喜欢海边,但我是个旱鸭子。

  傍晚时分的落日和大海的交合会很美呢,也不会有很多人,所以我也想到了他会到傍晚才来拍。这么说着,好像是我对他了如指掌一样。

  他光着脚在有着暖暖余温的沙子上摩梭,缓缓的走动,时不时停下脚步拿起相机拍下他认为美的画面。

  我坐在沙滩上,没有事情可做,就看着他。
  在不远处好像有个老爷爷站在海边,眺望着,好像眺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拿着有些破损的收音机,放着七八十世纪的老情歌。

  手上突然有了冰冷的水滴,我以为是海浪溅的,没想到眼眶里也会有。

  怎么擦也擦不完,便庆幸着他不会回头。

7.
  毕业那年,我也搬家了。

  本来想着毕业了,即使去了大学,放假还是可以一起回来的,可是他搬走了。

  我就也都什么不管了,大二的时候去了法国留学。

  也不是说毕业后了就没怎么联系,毕竟是十几年的朋友,有时候也会打电话问候。

  不过最近几年,是没逢年过节都不联系的了。

  今年刚好留学回来了,本想打电话通知一下他,可打开通讯录,怎么也按不下拨打键了,不知道是生疏了还是怎么了。

  下了飞机,转坐地铁,最后又上了电车,搞得我有点头晕。

  下了电车,走上熟悉的坡道。

  正值春季,坡道上种了些樱花树,樱花的味道可能会比从前更浓些,又好像以前就是这样的。

  到了他家门口的时候,我好奇的向里头端望了几下,好像新住进了一户人家。

  “我回来了~”

  “啊啦roysuke!”妈妈从厨房探出头,便急忙把我的行李放下了。

  “是不是瘦了啊。”她摸摸我的脸蛋,果然母亲都喜欢瞎操心,不过好像是母亲更瘦了。

  “没有啦,别担心~”

  在家里闲了两天,就去了后山散步。

8.
  后山的樱花和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只不过那块牌子已经旧了很多。

  我又拿下来看了,打算去一趟广岛吧。

  坐得早上七点的车,下午两点到了,第一次来广岛,还来得突然,也没有认识的人在这里,所以一开始下车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先去哪里,就去买了杯可乐。
  然后寻找实现订好旅馆,把不太多的行李放置好,休息一小会儿。
  懒趴趴的在床上搜索广岛的旅游景点。
  四点的时候我去街上小逛了一下,走进了一家点心店买了草莓大福,然后坐进了就在附近的咖啡店。
  对面的奶茶店好像坐了一位身形与他有些相似的男子,不过我没有断定就是他,毕竟这是多小的几率啊。
  悠闲地坐到了五点半,回到了酒店,随意的吃了晚饭,很早的洗漱了一下,就睡了。
  然后回想了一下奶茶店的男子,似乎带着相机。
  睡不着了,我想。

9.
  早晨八点半左右,我终于被七点开始间歇的闹钟叫醒,其实只是我睡够了。
  简单的吃了早餐,我就步行到了附近的公交等车。
  公交站有一对高中生情侣。
  “你说摄影重要还是我重要?!!”女友戳着男友的脸说。
  “啊…这个…我喜欢摄影,但我更喜欢照相机下的你啊~”男生轻轻的拿下女友的手,然后握住了。
  这时我的车来了,虽然很想看后续,但我的主要目的不是看高中生们少女漫画般的谈恋爱。
  话说我好像曾经也有问过他类似的话,不过他的回答可没有那么浪漫,所以我早就忘了回答。
  我到了缩景园,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过为了不迷路手里拿着地图。
  走到了一片樱花林,心想着,广岛的樱花,的确很美。
  我坐在了那里的亭子里,就看着。
 

10.
  咔嚓咔嚓,虽然声音不大,不过的确是与这之前的静谧有些不相符。
  我转头过去看,四目对视,我居然有点慌了阵脚。
  不过这个人真是,这么多年没见,看到我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打招呼而是拍我。
  虽然这么抱怨着,但是其实我很喜欢。
  “欸嘿?”他像初次见面时那样笑着。
  “欸嘿什么啊笨蛋!”我伸手拍了他的脑袋,然后笑了起来。
  “你来广岛干什么啊?”我问他。
  “哦~我听说广岛的樱花也很美,希望可以一个人来看看。”他低头朝着我微笑。
  不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么孤寂的眼神。
  “啊,我也是听说了广岛的樱花很美来的!打扰了你一个人来的计划可真是抱歉啊~”我拍了拍他的胸口。
  “广岛的樱花真的很美呢。”他坐在了我的旁边说。
  “嗯。”
  “呐,虽然很突然啊,你说…摄影和我哪个更重要?”我想起了那对高中生情侣的对话,一时兴起的问了他。
  “欸?!嗯…我喜欢摄影,但是…”我以为他会说他不喜欢我。
  “但是我爱yama酱啊~”
  骗人,其实我没有忘记那个时候我问他的答案,他说了同样的话,可是他后来又说,开玩笑的。
  我想着他这次会不会又加上同样的后缀。
  可是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等到这句话,我开始意识到我得说些什么。
  “刚才的是…开玩笑?”
  “刚刚兔子先生在心里想,终于和yama酱去广岛看了樱花,很开心。”他突然挺直了腰背,眼神让我耳朵发热。
  “兔子先生是…?”我低头,有意的避开他的眼神。
  “是我哦…”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
  突兀的风吹来了,樱花也落了,我开始意识到已经不是早春了。
  吹得我有点冷,我把手伸进他的驼色大衣里,抱住了他。
  “嗯…既然兔子先生的愿望实现了,那帮我实现一个吧,浣熊先生听说和喜欢的人谈恋爱是件很美好事情,希望和yutti谈一谈。”
  他的双手覆上我的脸颊说:“明白了。”
 

11.
  春天来了,樱花在我身边绽放,你向我走来。
  春天过去了,樱花从我身边散落,你却留在原地,留在我心里。
 
 
 

------------------------

我没去过广岛所以风景我瞎写的!!
垃圾小学生文笔谢谢你们观看!!!
万分之一的概率的话,我会写一篇yuto视角的(大概)
最后祝岛凉过一个性福的情人节(🚬

 
 

 
 
 

koi


    我一直觉得恋爱并不是件好事
    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长情。
    可能是因为自己总是开着玩笑,充当活跃气氛的角色。
    但是从前的我,并没有这么经得起玩笑,也没有这么有趣。总是一副认真的样子,对待谁都是,即使是我最喜欢他。
    转变的契机有很多因素,但最直接的原因,还是他。
    虽然当我转变了以后,他还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讨厌我的。
    所以我也讨厌他了,甚至对外宣称过,我讨厌他。
    可是我无法自控的注意力,意识到的时候我的目光总是落在他的身上。
    大概是他在知念的生日上直言不讳的说我讨厌你这句话,也可能是因为他唱sd时会用可爱的上目线看着他,或者是他后来总喜欢约我玩游戏,又或许他会在我留宿的第二个早晨给我做味增汤。
    每次想到这些时,我都会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逃不走,从他的身边。
    现在的我们没有从前的冰山,但也回不去刚出道时的热情。
    他有他的闺蜜组,我有我生活圈子,再偶尔有些亲密的交集,这大概就是我们的现状。
    说到和解的那一天,其实是我一点都没有预料到的,更没有预料到在那以后,我们会回不到从前的样子。
    但是好像到了去年,会比之前好了那么一些。
    虽然他上次在采访依旧对外说我是对手。而我却说他是“恋人”。
    我挺想去问问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对手设定,只不过碍于有好多没有说的话,也就没有说。
    我依旧无法形容当他超越了我之后我的心境,没有嫉妒,只是我会纠结。
    不是说他会不会一直想要超越我,而不是并肩走。
    当我站在后排看着他耀眼的背影的时候,。
    所以为了让身高高挑而站在旁边或后排的自己显眼一些,我开始当起了模特。
    开始开拓各种兴趣爱好,让自己充实一些。
    让我觉得心愉,现在我可以跟他共同踏步。
    我喜欢山田这件事,没有人知道,门把也不会这么想,山田更是。
    所以当初我为什么选择了不主动和好,而是随波逐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吧。
    关系缓解之后的我,松了口气。所以即便是这样,我也会在con上活动中做一些亲密的动作。
    我对自己最大的认可,是对喜欢的东西的执着,架子鼓、摄影,和长达十年的单相思。
    要是深究算起来的话,可能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
   他们都说狮子座喜欢一个人会很大胆,会坦白一切。
   这些在我身上可能看不到一点踪迹。
   在山田家留宿的时候,我觉得我一点都不自然,虽然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可我硬是死皮赖脸的呆了好几天。
    觉得自己可能再没机会感受居家的山田,便什么也没管了。
    “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话,我会迷上山酱哦!”
    那时候的我是这么说的,很遗憾的告诉那时候的自己,身为男孩子,你也很喜欢山田。
    说到底,身为杰尼斯的偶像喜欢上同事就很糟糕了。
    想到这里,我才反应回来,电视剧已经播完,也没管剧情怎样,就下了楼,坐上车子去工作了。
    今天也还是开con,环节也和昨天的差不多。
     结束后,门把九个人都聚在一起吃饭了,也不知道是错了那根筋,我灌了好多酒。
    门把看我脸色那么不待见,就没说话,况且明天也休息。
    我就一直喝,也不知道灌了多少瓶
    半梦半醒,我坐在车上,快要到酒店了。
    旁边坐的是山田,虽然看得不真切,但这香水味确实是他。
    因为我和山田在一个房间,所以他把我抬回了房间。
    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醒来时,山田已经洗完澡,打算拿起手机打游戏了。
    我缓缓的坐了起来,他歪过头,看着我。
   “啊…要不要喝杯水醒醒酒?”他的语调很是温柔。
    我喜欢他的声音…
    “嗯…”我木讷的回复了他一句,看着他与我对视的眼睛,很漂亮。
    我喜欢他的眼睛…
    他放下了手机,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温热的水。
    他又缓缓的走近我,一点一点的放大的身影,像是在刺痛着我因为酒喝多而有些灼痛的喉咙。
    我咽了口口水,更难受了。
    他把水递了过来,我想要伸手借过,可是我怎么也看不清那杯水的正确位置,回过神来时,我碰到的果然不是水,而是他握着水杯的手。
    “欸?”他的手抖了一下。
    我没有作答,而是依旧握住他的手,将他靠近,直到只能看见他的脸时,我又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嘴唇。
    他的手慢慢松开,水杯被打破了,我没有在意,又将手伸进他五指之间的缝隙,握紧了。
    大概持续了只有十几秒,我离开他的唇,松开了他的手。
    “欸?!!!”
    “对不起…我大概是酒喝多了…”我想装傻,糊弄过去。
   他没有回答我,头低了下来,像是很用力的样子握紧了拳头。
    “笨蛋…你又想糊弄我吗?”他依旧没有抬头,但我清楚的知道他哭了。
    在慌乱中我不知道回答什么,想要拭去他的眼泪,却没有力气,无力而心乱。
    “一直都是这样啊…yutti总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con和活动上挑动我,之后又当做没什么…在我当了ace之后,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不要总是这样好吗?…”他哭的更凶了。
    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在他面前,什么话都只会显得苍白。
    我不明白山田的想法,他可能只是想控诉我的不好。
    我也不敢想山田是不是喜欢我。
    所以我选择了赌一把,我抱住了他,又摸了摸他的头。
    “因为…喜欢啊…对山田桑,一直都是。”
    他的哭声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抽泣。
    他没有推开我,而是搂着我的脖子大哭,也没有说话。
    我觉得我的左肩的衣服已经全湿了,他慢慢抬起头,靠近我的耳朵说了一句。
    “我也很喜欢中岛桑,一直都是。”用软糯的声音轻声的说着。
    “那可不可以继续叫我yutti啊,山田桑。”我笑了笑。
    “什么啊,明明是你先叫我山田桑的…”他的语气有些不满。
     “那…山酱?”
     “…笨蛋”他踢了我的脚。
     我又吻了下他,一次,两次…我觉得我并不是亲吻狂魔,我只是太喜欢山田凉介了而已。
     我一直觉得光是遇见山田凉介就花光了我的运气,没想到还剩了那么点。
     但是如果我一直不迈出这么一步,我也只能感叹自己走多么多么的长情。
     其实我和山田凉介都很犟,在一起会受伤,但就像《约会》里的那句台词一样:恋爱是个恐怖的东西,一旦陷进去,便是永无止境深不见底的沼泽。







































































































写完脑子一片空白,硬是憋了两个星期才写完,我…我写得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
看完觉得不舒服请打我(不是)
可能有些地方和现实有点出入,我的锅我的锅(
我觉得我的小学生文笔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就,嘻…嘻嘻嘻
  请…凑合看…